0552-7701731

联系我们

快乐赛车科技发展公司

邮箱:desdev@vip.qq.com

电话:0552-7701731

传真:0552-7701731

地址:广东省韶关市新北区新桥镇影视城20号

人工智能是否应该享有著作权?专家:法律规定尚未明晰
2019-07-31 23:31

  业内专家热议人工智能著、作权法律焦点问题

  安全可控是发展人!工智能基本准则

  近日,微软的人工智能小冰&#;推出了“个人”!诗集《。阳光失了玻璃窗》。很快,有知名人士在微博上。表示出对人工智能版权的担忧——倘若作品被抄袭,谁来捍卫AI的著作权?

  人工智能是否应该享有、著作权?对此,亚太人工智能法治研究院与北京师范大学网络&#;与智慧法治研究中心日前主办了“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版权法问题研。讨、会”,诸多业内专家围绕人工智、能生成的文章内容是否构,成作品、人工智能是否具有主体地位等法律问题进行了探讨。

  法律!规定尚未明晰

  相关判例意义重!大

  !今年4月,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(以下简称,菲林律所)诉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百度网讯公司)侵犯署名权、保护作品完整权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,判决认定计算机软件智;能生成的涉案文章、内容不构成作品,但同时指出其,相关内容亦不能自由使用,百度网讯公司未经许可使用涉案文章内容构成侵权,判令其向菲林律所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5;60元。

  根据本案,原告菲林律所的起诉,菲林律!所系涉案文章《影视娱乐行业司法大数据分析报告——。电影卷·北京篇》的著作权人,于2018年9月9日首次在其微信公众号上。发表,涉案文章由文字作品和图形作,品两部分构成,系法;人作品;2018年9月10日,百度网讯公司经营的百家号。平。台上发布了被诉侵权文章,删除了涉&#;案文章的署名、引言等部分,!侵犯了菲林律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、署名权、保护作品完整权,并造成菲林律所的相关经济损失。据此,菲林律所请求法院判令百度网讯公司赔,礼道歉、消除影响,并赔偿其,经济损失1万元及合理费用560元。

  对此,百度网讯公司&#;辩称,涉案文章含有图形和文字两部分内容,但均是采用法律统计数据分析软;件获得快乐赛车的报告,报;告中的数据并不是菲林律,所经&#;过调查、查找或收集获得,报告中的图表也不是由其绘制所得,、而是由分析软件自动生成,因此涉案文章不是由菲林律所通过自己的智力劳动创造获得,不!属于著作权法的保护范围&#;。

  ,北京互联网法院法!官卢正新是本案的主审法官。他认为,现行法律缺乏对软件或人工智!能自动生成内容著作权的直接规定,自然人创作完成仍。是著。作权法上作。品的必要条件,同时涉案分析报告虽有一定独创性,但并非是软件用户感情、思想的独创性表达,因此不能将分析报告认定为作品。

  卢正新还认为,虽然分析!报告不构成作品,但由于软件使用者进行了一定投入,软件使用者应当享有一定权益。

  在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吴沈括看来,这一判例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,也,体现出司法机关的创新。

  人工。智能并非

  自然人为创!作主体

  此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计算,机软件智!能、生成的内容可否构成作品。北京互联网法院认为,根据现行法律规定,文字作品应由自然人创作完成。虽然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,计算机软件智能生成的此类“作品”在内容、形态,甚,至表达方式上日趋接近自然人,但根据现实的科技及产业发展水平,现行法律。权利保护体系已经可以对此类软件的智力、经济投入给予充分保护,就不宜再对民法主体的基!本规范予以突破。

  ,法院认定,自然人创作完成仍是著作权法领域文字作品的必要条件。

 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杨明;认&#;为,,至少在现阶段,人工智能还不是主体,也没必要以主体对待。在讨论人工智能生成物是不是作品!时,。应该先从作品本身出发,而不是先考察是否有。、类比摄影与相机之间的关系,人工智能同样是创作的工具,作品权利与人工智能无关、。权利归&#;属的本质是赋权。

  “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相比一般意义上的作品没有特殊性,未改变由人创作的事实,只是外部力量介入;的!方式有了一&#;些变化,但创作的根本还是自然人。”杨明说。

  最高人民法院应;用法;学研究所互联网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宋健宝认为,人工智能是否能成为,先评判还是。先评判什么构成。作品,哪一种分析比较方便,这是一个裁判思路的问题。人工智能生成物,的表现形式是一篇文章,从文章整体来看,可以对有独创性的部分进行,保护。根据这个案件,更应该好好考虑人工智能著作权的概念。

  “独创性也好,原创也好,必须有一定的思想。对于人工智能而言,相同的输入内容,经过、软!件以后;再输出,如果数据库本身不更新,输出结果是一样的,这就说明了人工智。能。的表达是具有确定性的,这也是人工智能和人的思想不能相比的地方。未来;随着人工智能不断发展,可能会&#;给司法实践带来一些比较难处理的问题。”宋健宝说。

  而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夏扬则认为,人工;智能进行创作时的相关表述!并不一定具有唯一。性,是否将人工智能设&#;置为主体只是法律技术的问题,在传统法律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解决成&#;本过;高时,立法承认人工智能的主体地位或许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择。

  公开人工智。能算法

  社会监督不,能缺位

  虽然计算机软件智能生成内容不构成作品,但不意味着公众可以自由使用。法院认为,涉计算机软件智能生成内容凝结,了软件研发者和软;件使用者的投入,具备传播价值,应!当赋予投入者一定的权,益保护。软件研发者可通过收取软件使用费,使其投入获得、回报,软件使用。者可采用合理方式在涉计算机软件智能、生成内容上表明其享有相关权益。

  在前述菲林律;所诉百度网讯公司、侵权案中,百度网讯公司未经许可在其!经营的相关平、台上提供了被诉侵权文章内容,供公众在选定的时间、选定的地点获得,侵犯了菲林律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,应承担&#;相应的民事责任,故原、告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的主张,法院予以支持。

  亚太;人工智能法治研究院院长、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网络与智慧社会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称,对于人工智能在法律上是否应该赋予其主体地位问题的讨论、,应该从人类发展、人工智能的初衷,即为何要发。展人工智能的角度去考虑。人类发展人工智能的宗旨是提高生产力,使人类获&#;得更大、更多的自由,而不是取代人类。因此,安全!可控应该是人类发展人工智能的基本准则;不安全、不可控的人工智能不应当被发展,应该受到控制乃至,禁止。